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都市言情 -> 一胎五宝:颤抖吧,总裁爸比

第238章 便宜外公的遗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这样岂不是便宜了南庭钧,呃,也不对,南庭钧说了,这钱是用来给靳北寒投资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钱不是落回了靳北寒手里,这样的话,她还是一分钱不用花的拿回了别墅,这样也挺好的。

    只是不知道南月柔听了她爸的这番话会是什么反应,应该不会同意吧。

    毕竟南月柔可是视家里的一切资产都是她的所有物,这样的话,肯定不会同意她爸拿钱给靳北寒投资。

    最重要的是南庭钧还把别墅都卖了,这可是下了血本啊。

    可惜让南月希疑惑的是,南月柔在一旁笑呵呵的,好像很赞同的样子,这可是让南月希在心里震惊了。

    这不应该吧,南家的人这一个两个都怎么了。

    哦,对于南月柔的态度她知道了,之前她监听周立川的时候,可是知道周立川有意训练南月柔好代替她。

    看来南月柔现在已经认为靳北寒将来毕竟是她的了。

    所以她才不反对南庭钧把钱投给靳北寒的。

    这个南月柔还真是脸挺大啊,挺自信。

    不过她不会让南月柔如愿的,就算靳北寒娶任何一个女人,都比娶南月柔强。

    南月柔之阴毒,她是最了解的,她可不敢拿自己五个儿女的命去赌南月柔的一点慈悲。

    大不了,她就同意靳北寒娶她吧,反正为了守护孩子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之前她是想差了,总觉得她这样嫁给靳北寒,到时婚后发现两人性格不合,会后悔。

    现在她要想的是,性格不合她就多多包涵一下就好了,也就是说她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可以忍。

    这个忍也就忍个顶多二十年,到时孩子们都成长起来了,要是她跟靳北寒的性格还是没磨合好,那就离婚。

    再说了,也许她跟靳北寒的性格很合呢,毕竟目前看来她和靳北寒的性格就很合得来。

    于是南月希在此时下定了决心,等回去靳北寒再跟她求婚她立刻就同意。

    南月柔是绝对想不到南月希是因为她的原因,才想通要嫁给靳北寒的。

    可惜南月柔不会知道这事的,她此时正美滋滋的想着她再跟周立川派来的人学一阵子,也许就能拿下靳北寒。

    虽然今天她的表演靳北寒没注意到,但相信早晚有一天靳北寒的目光会一直追随她的。

    毕竟她可是自认为向来比南月希更美更有男人缘的。

    这样一想,南月柔的嘴角就一直露着笑容。

    这笑容更是坚定了南月希想同意嫁给靳北寒的决心。

    同时南月希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现在不能把这房产证拿出来。

    因为她要等南庭钧把投资的钱投给靳北寒之后再来索要别墅。

    否则现在她要了别墅,南庭钧就反悔了那就糟糕了。

    至于南庭钧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鬼才知道。

    不过她也不想知道,她只要知道南庭钧真的把钱投给靳北寒就好。

    于是她冷冷的看向南庭钧问道,“既然如此,那爸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钱投给靳北寒?

    你要是真想投的话就要尽快,毕竟趁靳北寒现在还有斗志。

    否则过一阵子,靳北寒被生活磋磨得没有一点斗志了,那给他投资他也未必能再东山再起了。”

    南月希为了能尽快拿钱,连之前不屑叫的爸都叫上了。

    本来南月希是不会叫南庭钧为爸的,之前她叫爸,那是她故意羞辱南庭钧死了,才喊爸的。

    现在还喊南庭钧爸,当然是迷惑南庭钧,让南庭钧赶紧把钱投了,最好能让她把钱带过去给靳北寒。

    南庭钧其实也是打着让南月希带给靳北寒的主意。

    毕竟这钱放到自己女儿的手上,借自己女儿的手交给靳北寒,可以让靳北寒看到他跟他女儿已经和解了。

    到时以后见面时他也有底气跟靳北寒说话。

    所以他立刻开口道,“希希,你说得爸都懂,所以爸是想让你带回去给小靳,不知希希你愿不愿意?”

    南庭钧是知道南月希心里对他有气的,他这次这么说也是试探南月希跟他有没有缓和的机会。

    如果南月希同意了,那就是跟他有缓和的机会,如果不同意的话,那他就得另想办法了。

    不过靳北寒这条大金腿他肯定是要抱上的,至于怎么抱,反正他还有一个女儿呢。

    他的另一个女儿南月柔可是很听话,虽然之前南月希说了南月柔也帮着他夫人转移了公司的资产。

    但南月柔毕竟大面上可是听他的话,是他的贴心小棉袄。

    不过要是扶南月柔上位是很有难度的,其实他还是希望跟南月希和解,毕竟南月希南月柔都是他女儿。

    都是他南家的女儿,扶谁都是一样,只要对家族有帮助就好了。

    之前他是因为南月希母亲的原故,可能对南月希多有提防,但现在想想没必要,毕竟南月希可是他女儿。

    他真的没必要防着自己的女儿,反正现在他就两个女儿,又没有儿子,家产将来还不是给女儿。

    只要他这辈子富贵快活就好,至于南月柔的母亲周玲,在刚刚怀疑周玲在他公司最艰难的时刻转移了资金,他就放弃了这个女人。

    现在想想,还是南月希的母亲对他最真心,倒是他一直忌惮沐青若。

    谁上他是入赘,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总想扬眉吐气。

    现在看来,他错了,他愧对南月希的母亲。

    这样一想,南庭钧突然觉得就算南月希今天不打算跟他和解,他也不想扶持南月柔嫁给靳北寒了。

    就算今天他投资给靳北寒的钱打了水漂,得不到回报,他也认了。

    就当偿还他对沐青若的情债吧。

    此时他看到面前的南月希久久没出声,他的一颗心沉了下去,看来他之前是伤他这个女儿伤得太深了。

    罢了,自己欠下的债,当然要自己还了。

    然而就在他已经认为南月希不会答应的时候,南月希居然点头同意了,“好,那我就帮爸把钱和话都带到。”

    南月希的回应让南庭钧激动得眼睛都红了,一个劲的说,“好好好,那你把这张卡拿着吧,钱都在这张卡里呢。”

    说着南庭钧递给了南月希一张银行卡,看到南月希把银行卡接过去后,又说道,“密码是六个零。”

    “好,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回去了,本来我听南月柔说爸你病得很重,才过来看看的,现在看来爸压根没事,那我也放心走了。”

    对于拿钱出来的南庭钧,南月希暂时给了他一些好脸色,毕竟这卡里的钱还没转到靳北寒手里呢。

    等回去她把钱交给靳北寒,再看看这张卡里数额,有没有靳北寒买别墅时给的多。

    她现在是怕南庭钧嘴里说得挺好,其实给的钱都没有靳北寒买别墅给的钱多。

    不过她要是就这么走了的话好像忘了点什么事吧,南月希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

    算了,能忘的事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所以跟南庭钧告辞后,她就立刻走了。

    只不过她坐车走没多久,就被路上一个老人拦停了,她透过车窗一看竟是她要找的那南家老佣人。

    看到这个南家的老佣人,南月希一下想起来了她忘记的事。

    没错,她忘记的就是要找这南家的佣人聊一聊,看看这南家的老佣人找她是不是真的会把她那便宜外公的遗嘱交给她。

    不过幸好的是,这个老佣人还知道自己拦住她。

    见状,她对这个老佣人感了兴趣,也很想知道这老佣人为什么到现在才想着把遗嘱交给她。

    于是她停了车,让老佣人上车。

    老佣人一上车,就眼含热泪的看着南月希道,“大小姐,我终于等到你了。”

    “刘叔您等我有事?”

    相比较于刘叔的激动,南月希可是没有激动,而是淡定的看向刘叔问道。

    毕竟她早就知道刘叔要找她干什么。

    刘叔见状,立刻激动得哆嗦着把一个档案袋拿了出来递给南月希道,“大小姐,这是您外公留给您的遗嘱,刘叔幸不辱命带到了大小姐面前。”

    南月希倒是没有不接遗嘱,只不过接过遗嘱后她并没有马上打开看。

    而是看着刘叔一脸认真的问道,“刘叔,为何是现在给我?

    之前我在南家的时候,怎么没听刘叔提过这事呢。”

    听到这话,刘叔明显愣了一下,不过马上他立刻解释道,“大小姐是这样的,因为您外公当时交代了我,要到您二十四周岁时再给您。

    具体为什么定在二十四周岁,相信您外公在遗嘱里一定提到了。

    要不大小姐你拆开遗嘱看看?”

    刘叔是一个忠心的人,南月希的外公交代他什么时候给,他就什么时候给,如果他不幸去世了,这份遗嘱他会放到公证处去。

    到时让公证处的人交给南月希。

    至于公证处的人能不能找到南月希,那他死都死了,还真无能为力了,但是活着一天,他就要完成当初雇主兼老友的嘱托。

    南月希没想到答案是这个,这让她来了兴趣,立刻打开了她外公的遗嘱。

    原来她外公是打算在她大学毕业后,在工作单位历练两年,稳重了,再让她接手公司。

    否则她外公怕她不成熟就接手公司,而把公司败掉。

    不得不说她外公对她真是用心良苦。

    可惜她遇到了一个渣爹,让她不但没有时间历练,还差点丢了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