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都市言情 -> 王府幼儿园

=== 第017章 撩人心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017章撩人心扉 ===

    沈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

    她昨晚……竟然趴在案几上直接睡到了这个时候……

    许久未曾这样了,上回,还是穿越前。

    沈悦撑手起身,略微觉得肩膀和脖子处有些隐隐作疼。

    沈悦微微抬了抬肩膀,果真有些不怎么抬得起来,应是昨晚趴在案几上,肩膀和脖颈处受了凉,怕要疼上一两日才会作罢。

    沈悦轻轻叹了叹,尽量动作的时候避讳着。

    晨间,陶管家安排了人手帮忙做教具,去迟了不好。

    沈悦简单沐浴洗漱,换了身衣裳,带上昨晚准备好的资料,出了宅子。

    京中求生计的人多。

    这个时辰,路上已有不少往来之人。

    沈悦阖上门。

    本是秋冬交接时,晨间大都很冷,沈悦捂紧了披风往巷子口走去,不由想起穿越前通勤的日子,只是刚走两步,就见宅子外停了一辆马车。

    “沈姑娘。”馒头拱手。

    沈悦意外,“馒头?你……”

    馒头笑道,“沈姑娘,陶管家吩咐了,这段时日,沈姑娘往来辛苦,都起早贪黑的,陶管家让我每日晨间来接沈姑娘,每日黄昏过后送沈姑娘一程,免得天冷,沈姑娘在路上冻着。”

    她其实怕冷。

    但馒头的话却是提醒了她,平远王府不缺一辆马车,是缺照顾孩子的人手。眼下幼儿园准备在即,耽误不得,往返路程虽不长,但冷风刺骨,她受凉,府中的孩子就没有去处。

    陶管家让馒头说的话通透,沈悦没有再推辞,“多谢馒头小哥,那日后,就都这个时辰吧,不必来早,省得在风里等。”

    “好嘞,沈姑娘!”馒头欢喜应声。

    沈姑娘是个明事理的人,更不挑理,馒头接了这活儿倒也不累。

    沈悦上了马车,马车中照旧燃着碳暖。

    沈悦宽下披风。

    有馒头接送,路上倒真不会冻着,也会累了。

    沈悦昨夜没怎么睡好。

    胳膊肘抵在马车窗棂上,撑着一侧的脸,悠悠睡了过去。

    “沈姑娘……”馒头唤到第三声上,沈悦才醒了。目光透着马车窗上的帘栊,隐约看到马车似是已经停在王府大门口,沈悦连忙起身,撩起帘栊,眸间歉意,“方才寐着了。”

    “不碍事。”馒头已置好脚蹬,沈悦踩着脚蹬下了马车,馒头才驾了马车从侧门入内,大门口,已有陶东洲身边的小厮在候着,见了沈悦,快步上前,“陶管家让小的来这里等沈姑娘,沈姑娘要的人手都到了,陶管家也在,沈姑娘请随小的来。”

    入了王府,沈悦才隐约猜到几分,今日陶管家为何会专程让人来接她。

    这个时辰,府中已有不少身着戎装的军中之人往来,或几人一道,或单独由府中的下人领着,大都身材魁梧,气宇轩昂,走路似是都带风,整个王府都不像前两日那般宁静。

    沈悦也忽然想起,平远王明日就要出征,那今日在府中一波接一波的军中之人往来,应当都是来见平远王的。

    沈悦低着头,没敢多看,安静跟在小厮身后往陶管家处去。

    她衣着朴素,又低着头没怎么说话,这些军中之人也大都没有注意到她。

    她也断断续续听到,这些军中之人口中的说话声传来。

    “还好,这回剿匪,怕是三两月就能回”。

    “别看这是剿匪,这差事儿可不简单。听说是早前遭了旱灾,朝廷赈灾的粮饷迟迟未到,流亡的难民到了一处,便拥护土匪自立了山头,都是些流离失所的百姓,为了生计,这仗打不打都为难。”

    “可不是!~烫手山芋一个,明摆着将难题抛给王爷,不知王爷要如何办,处理不好,就是……”

    “偏偏还是年关……年关剿匪,是端地让老百姓没有好日子过。”

    “咳咳”其中一人轻咳,旁的人纷纷噤声了。

    沈悦就也听了这稍许。

    很快行到前院最内的长廊处,就基本没再同军中的人照面了。

    小厮领着她去前院偏苑,但方才那些军中之人都是通过长廊去南院的。

    南院是平远王的住处。

    到长廊这里就彻底分开。

    沈悦早前只知道平远王这趟是去剿匪的,但旁的知晓得却少。从方才那几个军官的对话里,沈悦也大概猜到了端倪。

    这一趟,难打的不是仗……

    是人心。

    思绪间,小厮已经她领到偏苑处。

    入内时,陶管家已经到了,屋中还并着侍女模样的五六个,工匠一两人。

    “沈姑娘来了?”陶东洲一直待她有礼。

    沈悦也福了福声,“陶管家。”

    陶东洲略微颔首,又朝身前的人吩咐道,“都过来见见沈姑娘。王爷将府中各个小主子的事都交由沈姑娘来照看,这几日,你们几人都在此处,听候沈姑娘差遣。旁的不必多问,诸事听沈姑娘的意思去办就好。”

    众人连忙见礼,“沈姑娘好。”

    屋中忽得这么齐刷刷开口,沈悦未曾料到,有些措手不及。

    “葱青和少艾是日后给沈姑娘做帮衬的人。”陶东洲言罢,身前两个丫鬟上前,“见过沈姑娘。”

    十三四岁,模样年少一些,更活泼的是少艾;十七八岁,模样更稳妥细致的是葱青。

    这是早前沈悦提起过的,需要两个助教,陶东洲便从府中按照沈悦的要求挑选了两人,因为都在公子小姐跟前照顾,也都是府中信得过的人。

    陶东洲又道,“剩余的几人,都是从府中抽掉出来的丫鬟,心灵手巧,是府中手工最细致的几个;赵师傅和袁师傅是京中如意坊的老师傅,也一并请了来,沈姑娘看人手如何用合适。若是还不够,再让人来告诉我一声,我再想办法。”

    沈悦应道,“够了,劳烦陶管家了。”

    沈悦是没想到,就这大半日的时间,陶管家明明昨日下午还同她在一处看场地,今日晨间,人手都已安排妥当不说,连如意坊的熟手都请了来,那这一两日,教具是绰绰有余了。

    明日平远王出征,今日府中有不少事要陶东洲过目。

    沈悦这里交待妥当,陶东洲先行离开。

    沈悦则唤了众人上前,先摊开清单,简单描述了教具的用途,意义,有的有简单草图,有的抽象些的,她只能现场简单描述,而后让众人说下自己所长,再来分工认领,这样很快就将任务分了下去。

    因为每个教具都有独到的概念,沈悦会单独同每个人说明负责的道具有哪些特别之处,和注意事项。

    人手虽然多,但教具也多。

    今日近乎一日都要赴在这上面,恐怕也没有时间去看府中的孩子。

    按照分工,难一些的都是如意坊的师傅在做,简单一些的,府中的丫鬟在做。

    而葱青和少艾,沈悦则是让她们二人先跟着自己一道,在她给其余几人说不同的蒙氏教具的意义和用途时,二人都能一起听着。

    如此一来,时间过得极其快……

    转眼就至晌午。

    沈悦几人抽空简单吃了饭菜,继续今天的活计。

    由于沈悦让做的东西都很新鲜,又能说得出所以然来,还是给府中的小姐公子们用的,几人都尤其小心认真,且又不觉得枯燥。

    再加上沈悦耐性,他们偶尔问的问题,沈悦也都能细致解释,譬如为何颜色不显眼些吸引孩子注意等,沈悦也都耐心解释道,这些教具都是尽量为了规避孩子色彩鲜明的物品的选择,而是让孩子将兴趣放在教具本身上云云,旁人便能大都明白要怎么做调整。

    所以这一日活计虽多,却也做得热火朝天,又不知不觉中便过了黄昏去……

    陶东洲期间来看过一次,但他来的时候,屋中都在忙着,竟认真得没人发现他。

    而沈悦也正好在给做粉红塔的如意坊师傅说起粉红塔的注意事项,各个部分的大小和差异,葱青和少艾都在认真听着,似是听不够一般,都忽略了陶东洲。

    陶东洲笑了笑,什么时候离开的,屋中都不知晓。

    陶东洲也没有打扰。

    ……

    差不多戌时末,卓远才忙完明日出征的准备,遂让人唤了陶东洲来。

    “陶叔,我明日出征,府中上下您多费心。”陶东洲是父亲的旧部,也是自幼看着卓远长大的,虽是王府的管家,卓远却一直尊重,“尤其是,中间还隔着一个年关……”

    陶东洲也尽职尽责,“王爷放心,府中之事老奴定会尽心,不会出岔子。眼下又有沈姑娘在,依老奴这两日看,沈姑娘年纪虽小,却心中有数,照顾孩子也有自己的一套。王爷这趟出去,可以放心了。”

    “让人送她回去了吗?”正好说到沈悦,卓远随口问起。

    陶东洲道,“还不曾,沈姑娘还在前院,准备幼儿园的东西。晨间就来了,眼下旁人都走了,她还留下查缺补漏。已经一整日了,连苑门口都没出,一直在认真做事。老奴是真心喜欢沈姑娘——对府中的公子小姐耐心,做事又一丝不苟,没得挑理……”

    卓远意味深长得看了陶叔一眼,他似是很少从陶叔口中听到这样称赞人的话。

    陶东洲笑道,“王爷,老奴倒觉得,沈姑娘同早前的那些嬷嬷不同,这回,沈姑娘应当呆得久……”

    ***

    偏苑内,沈悦还在逐一仔细看着今日做的教具。

    有成品,亦有半成品。

    明日还要继续,她今晚都要看依次看过,哪些要教具修整的,哪些不太对可能要重做,这些,都要等旁人走后,她才有时间一次看完,这样,等明日一来,所有的工作才好继续,不会耽误。

    时间本就紧,她也顾不得眼下的时辰。

    她原本做事就专注,每一个教具都看得仔细,也会提笔记下有问题之处,压在教具下面,如此,就不怕明日记漏。

    许是太过认真,都未曾留意苑中的脚步声。

    卓远其实看了她许久。

    见她半跪在案几前,反复看着手中的教具,有时微微蹙着眉头,有时又会嘴角淡淡勾了勾,案几上的清淡映出的光晕,将她的侧颜半遮住,修长的羽睫在光晕下轻轻眨了眨,剪影出一道清新秀丽的轮廓,让人忘了移目。

    少许,他在案几前落座。

    沈悦才反应过来,本是想起身行礼,但见到他的时候,又忽得想起昨日桃桃手中的那根玉米,不由弯眸笑了笑。

    “笑什么?”他抬眸看她,心中又莫名微动。

    沈悦笑道,“昨日和桃桃一道做了个玉米手工,贴了眼睛,鼻子,嘴巴,笑脸,还有头发,桃桃很喜欢,我问她要不要给玉米取个名字……”

    “然后呢”他淡声问。

    沈悦凝眸看他,“桃桃取了你的名字。”

    “卓远?”他眉头微拢,似是意外。

    “清之。”她却忽然开口。

    这两个字毫无预兆从她口中唤出,他不由愣住。

    以为她在唤他。

    她的声音温柔清和,又似夜莺婉转,昏黄的灯光下,撩人心扉,猝不及防……

    ※※※※※※※※※※※※※※※※※※※※

    来啦,大家久等,写得有点慢。

    等不及的小仙女可以去看《云鬓挽》,新鲜出炉的,不长,么么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