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玄幻魔法 -> 剑道第一仙

正文 第3095章 解气,但不解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位祖师级人物的意志法身,竟没能挡住一拳,便被轰杀为齑粉!

    苏奕他们心中无法平静。

    那等一拳,该拥有何等伟力,才能霸道到如此不讲道理的地步?

    而灰衣老者则呆滞在那。

    他道号“至岳”。

    是观水的师叔、灵珏的师叔祖,三清观太清一脉掌教的师兄。

    地位之高,权柄之重,在命运彼岸的众玄道墟无人不知。

    可就在刚才,他亲眼目睹了观水、灵珏陆续毙命,目睹了祖师“空澈”的意志法身被轰杀。

    而他……根本无力去阻止!

    这一切,带给灰衣老者至岳极大的震撼和冲击,斗志都在动摇。

    “还有底牌么?”

    若素水润的灵眸看着至岳,“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到底。”

    至岳神色复杂,“返璞成祖,入道神机,阁下既为道祖,为何……为何不曾在众玄道墟留名?”

    这实在太奇怪,但凡成祖之辈,哪个不曾在众玄道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至岳想破脑袋,都不记得世上怎还会有这样一位女道祖。

    若素秀眉微蹙,“若没有底牌,就别这么多废话行不行?”

    至岳脸色难看,胸腔快憋炸。

    而此时若素想起什么,忽地露出一丝笑意,“说起来,这次我得多谢你们坏了规矩,否则,我就是想宰了你们,也找不到机会。”

    “作为报答,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至岳皱眉,不明白这女道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下意识道:“阁下有话不妨直言!”

    若素一对灵眸望向天穹,“我会让你死在隐世者手中,当作对破坏规矩者的一个警告。”

    至岳一怔,脸色顿变。

    这才明白,若素所谓的机会是什么。

    但旋即,他心中却松了一口气,飞快思忖,“隐世山”这个由隐世者组成的势力中,也有三清观的祖师在其中。

    并且不止一位。

    至岳可不信,一个陌生的女道祖,能逼迫得隐世山亲自动手杀自己!

    修行路上,可不仅仅只是打打杀杀,还有人情世故,有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

    那些隐世者若杀自己,能不顾虑得罪三清观的后果?

    而这,就是至岳的底气所在!

    仿似猜出他的心思,若素只微微摇头,都懒得说什么。

    她迈步来到苏奕身边,温声道:“道友可解气?”

    苏奕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解气,但不解恨。”

    若素立刻就明白了,道:“这一次,他们的确太过分,不讨要一个满意的说法,断不能善罢甘休。”

    清漪天帝和两位妖祖立在那,都很沉默。

    无论是三清观的灵珏、观水、至岳,还是他们的祖师空澈的意志法身,都是从永恒道途上超脱,踏上一条更高道途上的存在。

    面对他们,天帝也好,妖祖也罢,自然都不够看。

    至于若素……

    就更恐怖了。

    看起来温婉淑静的一位美丽女子,却是一位神秘而可怕的道祖,让人都无法想象,其真正的实力究竟能恐怖到何等地步!

    而就是这样一位存在,却和苏奕以“道友”相称,任谁能不为之震惊?

    “都已经来了,为何不出来?”

    忽地,若素开口,“是不知道该如何表态,还是顾虑三清观的威风,不敢插手进来?”

    天穹深处,忽地有一道身影悄然出现。

    “三清观这次有错在先,可道友都已杀了多人,为何不能就此罢手?”

    这是一名老态龙钟的蓝袍老者,长发如雪。

    随着他出现,至岳精神一振,顿时认出那是一位隐世者,神通广大!

    “什么有错在先,三清观坏了规矩,按照隐世山定下的规矩,就当予以严惩。”

    若素眼神清冷,“你作为隐世者,却站出来只谈对错,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蓝袍老者神色一滞,露出怒容,似没想到,若素会直接骂他!

    若素则显露出极为强势的态度,淡淡道,“给你个机会,先杀了这个坏了规矩的罪人,我再跟你们隐世山讨要一个说法!”

    蓝袍老者眉头紧锁,“他们已为此付出代价,阁下为何还要步步相逼?”

    若素看出来,这蓝袍老者就是个和稀泥的角色,与之说什么,都是浪费口舌。

    当即,若素直接无视那蓝袍老者,目光看向天穹深处的其他地方,道:“你们若再不出来,那就别怪我把隐世山的规矩当做一张废纸了!”

    一下子,那天穹深处产生一阵时空波动,陆续映现出一道又一道身影。

    “道友息怒,有话好说。”

    有人连忙开口劝解。

    “三清观今天的确坏了规矩,但总不能去对整个三清观算账吧?”

    有人叹息。

    “道友生气可以理解,我倒是有个提议,不妨允许我们把那至岳带走,交由我们来惩处,保证会给道友一个答复!”

    有人提议。

    ……那些陆续出现的身影,明显皆是隐世者,是众玄道墟最古老时代的老怪物。

    苏奕一眼看出,那些隐世者中,不少都曾在天命之争落幕时出现,曾和第一世心魔对峙!

    而面对那一众出现的隐世者,若素竟是一点也不忌惮,神色恬静如旧,态度也强势如旧。

    她根本不理会那些劝解和建议,自顾自道,“若你们隐世山都不把自己立下的规矩当回事,那也就别怪我把它视作废纸一张!”

    “那你想如何?”

    一个身着银袍,容如俊美少年的男子皱眉,眼神凌厉,明显被若素的态度激怒。

    若素一指至岳,“我最后说一次,先杀了他,我再和你们讨一个公道!”

    银袍男子怒极而笑,“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道祖而已,也敢这般嚣张,对我们颐指气使,真当成祖之后,就可以无法无天?”

    若素直接道:“要不,你我分个生死?”

    银袍男子脸色一沉,正要说什么,就被其他隐世者劝住。

    显然,那些隐世者都不想把事情闹大。

    而此时,那天穹深处再有一道身影出现。

    那是一个头戴芙蓉冠,须发如戟,古铜色肌肤的高大道人。刚一出现,他就冷冷道:“我三清观的人坏了规矩,自当由我三清观来惩处,阁下已杀了我三清观多人,我不与你计较,已足够容忍,若再得寸进尺,休怪我不客

    气!”

    一番话,矛头指向若素,让气氛也变得无比压抑。

    至岳心中则放松下来。

    他一眼认出,那头戴芙蓉冠,须发如戟的高大道人,乃是上清一脉的一位祖师,道号“松澜”!

    同样,松澜也是隐世者之一,早在很久以前就离开三清观,隐于世间。

    若素一声轻笑,道:“别只会动嘴皮,你且不客气一下给我看看?”

    松澜眸绽神芒,一身气息翻涌时,这片天地随之震颤起来。

    任谁都看出,松澜彻底动怒!

    若素立在那,秀眸如水,恬静如旧,道:“别忍,若不动手,你就是废物,隐世山其他人也会看不起你,让你从此抬不起头。”

    那些隐世者满脸苦笑。

    他们对若素都感到很陌生,可也正因如此,让若素的来历带上神秘的色彩,故而轻易不愿与之交恶。

    可谁曾想,这看起来温婉的女人,一旦强势起来,竟如此之无所顾忌。

    须知,在隐世山的一众隐世者中,有着三清观的多位祖师,称得上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山头”。

    就是他们这些隐世者,对待三清观的人也客客气气的,一般情况下,不愿招惹。

    但很显然,那位女道祖不在乎!

    “诸位也听到了,是她冥顽不灵,非要寻死!”

    松澜脸色冰冷,“诸位也无须再劝,今日这一桩麻烦,由我三清观来解决!”

    轰!

    他袖袍鼓荡,一步迈出,就要动手。

    “胡闹!”

    猛地,一道带着怒意的喝斥声响起。

    就见一个面容清癯,身着道袍的老者凭空出现,挡在松澜身前。

    一下子,全场震动,那些隐世者纷纷上前见礼,带着敬意。

    因为来者,正是隐世者勾陈老君,隐世山最早的一小撮元老人物之一。

    在隐世山的地位极为崇高,有着莫大的威望。

    苏奕和清漪天帝也第一时间认出了勾陈老君,彼此对视一眼,神色各异。

    天命之争落幕后,隐世山和第一世心魔所签订的契约中,勾陈老君就是发起人之一。

    而清漪天帝内心则泛起波澜,当初正是因为苏奕答应帮她寻找勾陈老君,她才会选择留在苏奕身旁。

    而现在,勾陈老君出现了!

    若素也认出勾陈老君,天命之争落幕后,正是勾陈老君亲自出面找到她,和她谈起那一个契约的事宜。

    此时,面对突然出现的勾陈老君,松澜也微微一怔,旋即沉声道:

    “前辈,我已足够隐忍,可那女人不断挑衅,根本不把我三清观当回事!”

    勾陈老君冷着脸,道:“自己人坏了规矩,还要大打出手,你松澜是真把隐世山定的规矩当做屁了?”

    “或者说,是你三清观不把隐世山的规矩当回事?”

    松澜的神色顿变,摇头道,“前辈误会了,我……”

    勾陈老君猛地一指远处的至岳,“杀了他!再跟我谈是不是误会的事!”一下子,至岳手脚发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