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武侠修真 -> 口袋里有妖怪

正文 第四十章 万年古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进了洞,算不准百般讨好。秦侩不甘示弱,泉边练武,那完美肌肉不停抖动。

    算不准可不想徒弟抢了自己风头,盘膝挡住公孙离视线,戚微微不知从哪采了各种水果盛于盘内。

    她又劈柴,煮了泉水,拿了算不准高档茶叶伺候一番。

    “请,这是一好友送于算某,一直不舍品尝,今天离儿仙子到是有了口福。”

    算不准做了请的手势,戚微微跪坐在算不准与公孙离中间,那公孙红似是渐渐有了力气,也伺候在公孙离身后。

    公孙离红唇轻啜,没有凡俗女子那般避讳,那敞开的后背依旧丝丝血迹,公孙红在后面忙着修补。

    “这茶仙人倒是大方,居然能送郎君道茶!”

    公孙离这轻飘飘一句话看似是捧算不准,可那眼神傻子都能看出这是在嘲笑。

    这尴尬的算不准无地自容,这亏本买卖他可不愿到处宣扬,尤其是眼前之人。

    他故作姿态道:“哦,离儿仙子认识茶仙人?”

    公孙离放下茶杯,心里憋着笑,原来眼前这呆子是个真呆子,看来最近传的傻帽就是对面的恩人。

    她乐归乐,可不想揭穿,赞道:“郎君果然本事,那茶仙人出了名的小气,没想到能送郎君如此宝贝倒是离小看郎君了。不知郎君来自哪里,去往何处?”

    算不准被夸很是高兴,也不胡编乱造道:“算某来自俗世金陵,祖上传了些道法,上不了大雅之堂,离儿仙子见笑了。”

    果然,公孙离心中猜测算不准也是如此,看他那傻傻的样,哪有一点修士模样,世俗的很。

    “你那徒弟传继颇有来历,到是像极了一位传说前辈,不知······”

    公孙离火眼金睛哪能看不出秦侩枪法。

    算不准也不避讳,直言道:“那小子也没啥本事,前几年跟内子学了点皮毛,无用地很,瞧那狼狈样,估计出去惹祸被狠揍了一顿。”

    “噢!原来郎君已经婚配,这是想让离儿做小啊!”

    公孙离一幅酸溜溜吃醋的模样,算不准暗骂自己嘴贱,怎么能把自己有老婆的事说了出来,这不是给自己设置障碍吗!

    像公孙离这种仙子本就高攀,再有想法哪还能如愿。

    算不准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起,岔开话题道:“离儿神仙般人物,是哪个不长眼的忍心把你伤成这样,要是算某遇到一定帮离儿解气。”

    算不准义愤填膺,公孙离捂嘴轻笑,这傻子就这修为还帮自己解气,如若遇上估计不要一个回合生死道消,看他那宝贝应该是混元乾坤袋,也不知怎会在这傻子手里。

    真是傻人有傻福。

    “郎君真要遇上,还是远远逃开才好,那赵家狗熊可是凶得很。”

    公孙离一番好意,算不准却不买账,认为对方轻视,很是不爽道:“离儿放心就是,算某就算不敌,手下几只大妖还是有一战之力。”

    对牛弹琴,公孙离知道算不准真的一点不了解他们世界的事,便不再提,只希望真的不要遇上才好。

    而对于算不准口中的大妖,她也是呵呵,这几日谁人不知道茶仙人喜得坐骑之事,那什么大妖估计也就这水平。

    两人接来下了的话题倒是有点风花雪月意味,算不准说了很多金陵见闻,夸夸其谈。公孙离越听越有兴致,不过对于算不准算命卜卦法术捉鬼降妖一点不在意,倒是对最平常小事问东问西。

    秦侩舞得起劲,见公孙离不时投来目光更是欢喜,他可不知道公孙离哪是看他,而是心里骂他。

    呵呵哈哈,练武就练武,你叫什么,公孙离每次看过去都忍不住想一脚把秦侩踹出去。

    “今日听郎君趣事,离儿受益匪浅,天色不早,不如郎君今日在洞外休息可好?”

    算不准哪能不知其意道:“怪我,到是忘了离儿有伤在身,这就出去,今夜有我把守,离儿安心疗伤便是。”

    “有劳郎君。”

    公孙离谢过,起身送了算不准几人出口,戚微微本想跟随被算不准强留下照顾二人。

    出了洞,秦侩有了机会倾诉:“师父,这离儿娘子仙子般人物,还是不要招惹的好,要是被师娘知道,还不打起来。”

    算不准刚刚坐下气得站了起来,暗骂这小子不地道,白眼狼啊这是。

    “徒儿哪里的话,为师怎会有非分之想,就是这离儿娘子拼了命要嫁为师,为师也不能轻易答应,这次出门可是有重要事情要办,儿女情长等回转也不迟。”

    这不要脸的话也就算不准能说出口,还人家非要嫁他,秦侩暗骂师父脸皮越发厚,可这脸怎不见黑,是越发得白。

    呸,秦侩心里默默吐了一口吐沫,他没胆量真吐,只能在心里吐了,说道:“师父,还要去见小德宝?”

    秦侩认为算不准这次出门以来艳遇不断,哪还有心思去龙虎山,可没想到师父还是要去。

    算不准抬头望月,寂寞孤单冷:“想儿子了。”

    “师父,德宝一定好好的,放心就是,要不明天我们就上路?”

    算不准下句话呛得秦侩刚刚被同化的心情化为乌有。

    只听算不准道:“不急,这次出门还有个更重要任务,为算家开支桑叶也是大事。”

    这句话说完,直接冷场,秦侩知道师傅这次准备不给自己留机会了,看来那什么婉儿玉儿,不是师父高尚,而是看不上啊!

    秦侩差点没忍住抽自己一巴掌,自己就怎么没看出来呢!

    “徒儿,这月亮怎么变了颜色。”

    算不准望月发呆,想着如何拿下公孙离,不知不觉那月亮开始变色,慢慢,慢慢越来越红。

    他以为自己眼见出了问题又揉揉,还是红色。

    “二呆。”

    又叫了声,不见秦侩答复向他看去。

    秦侩这时像是傻子一样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问你话呢!”

    算不准顺边说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他也呆了,一个人向他们慢慢飘来,那金丝长袍头戴金冠,手握金尺,月光下,金冠闪烁,那额头血红宝石竟有鸽子般大小。

    那样貌更是不凡,比之公孙离更像个仙子,人真的不能比。

    来人直接越过算不准二人,进了水帘洞,算不准大吃一惊和秦侩对视,一样道了一声不好,紧追其后。

    进了洞,算不准更是大惊,戚微微双手撑地跪倒在地,公孙红倒在洞壁旁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而公孙离被金袍女那黄金般的手掌抓住脖子提了起来。

    “还我。”

    “还我。”

    金袍女不断重复连个字,声音干涩难懂,像是很多年没说过话一般。

    公孙离无力挣扎着,眼中不在有那万般灵动,只剩死去,随着金袍女手用力仿佛都能听到骨碎的声音。

    秦侩哪能坐视不管,虎啸枪出,当枪尖碰到金袍那一刻他的下场和那公孙红一般无二。

    这前车之鉴算不准停下冲出去的脚步,叫道:“还你,还你,快放下她就还你。”

    可金袍毫不理睬继续重复,可公孙离都快被她掐死了哪能回答。

    情急算不准立刻掏出混元乾坤袋,准备打开,而金袍感应到什么瞬间转身,一下和公孙离换了位置。

    她有些忌惮地看着算不准道:“还我。”

    算不准可不知道公孙离到底拿了他什么,急的要死:“你快放下她,要什么都给你。”

    金袍觉得这人有跟自己谈话资本,手掌忽然松开,公孙离瞬间落地死命抱着脖子干呕。

    “快,快跑,这是万年古妖,她恢复灵智便会杀了我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