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玄幻魔法 -> 同手同脚

正文 书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亲爱的弟弟:

    近来可好是否还像儿时那样淘气不听话,总是惹得妈妈生气,追着你满屋子乱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六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我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去对抗病魔,直到现在我才有勇气写下这封信给你,李憬珃,我亲爱的弟弟。

    小时候你总是受我的欺负,闷不吭声,记得你14岁那年,我随口一说想吃大樱桃,你第二天一早起床神神秘秘的躲过我的眼神就出了门,我还只说你是去外面疯玩去了。

    谁知一个多小时后,你竟然拿着一大盒车厘子进了门,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时间竟然惊讶的合不拢嘴。你满不在乎的把车厘子放在我手里,说,你别多想,我跑了好几家水果店,找了一家最便宜的给你买的,谁让你嘴馋,只吃点解解馋就好。

    那天我一边嫌弃你胡乱花钱,一边却也心安理得的吃了你递过来洗好的车厘子。гouгouщu.oгg

    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的妈妈牵着你的手出现在我家客厅,我那年刚满8岁,我拿着我的布娃娃,扶着二楼的栏杆,看着一脸笑意的你和你妈妈,我哭着闹着要爸爸把你们两人赶出去,后来听说你和你妈妈在门口坐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才离开,我真不敢想象,那年才2岁的你不知道是如何同你妈妈一起度过了那漫漫的长夜。

    我若是你,早就恨不得把我这个姐姐千刀万剐了,小时候身边没有其他子妹兄弟,你总爱跟着我身边到处转悠,你刚来我们家没多久,我自然是厌恶的紧,你跟着我上楼梯,一口一个姐姐,姐姐,等等我,我听了忍不住加紧脚步,也不管身后的你,小小的身躯,连跨带爬的跟着我,还不忘嘴里一直不停的叫着姐姐。

    我烦闷的紧,转身推了一把小小的你,你就顺着那旋转的楼梯滚了下去,我当时吓坏了,哭着喊着你的名字,李憬珃,李憬珃,李憬珃,你回应给我只是含糊的哭声,还伴随着一声一声的疼。

    在医院门口,我爸作势要打我给你出气,被你妈妈拦住,她一边把我护在身后,一边劝我爸不要和小孩子怄气,她说我和你只是打闹玩耍一个不小心,但是我的心里其实盼望着你不要再醒过来才好,你说我是不是恶毒的紧

    我从小妈妈就抛弃了我,爸爸从来不分给我多余的爱,他只会每天在早餐的餐桌上叮嘱我要好生学习,少惹是生非,偶尔他也会送我去上学,却从来没有像别家的爸爸一样把我驼在肩膀上,从来没有宠溺的摸摸我的头要我乖,也吝啬给我讲睡前故事,他总是在忙。

    可是自从你妈妈来了过后,她每天帮我准备热牛奶,送我去上学,给我扎小辫子,我起床气上来谁也劝不住,我把她给我扎好的小辫扯了,用脚踢她的腿肚子,还说一些很难听的话,让她滚出我的家,她却从来没有生过我一次气,还忍耐我的脾气,次次都抱我在怀里,乖,阿桼,妈妈在这儿。

    你每天都站在门口,等我穿洗完毕,在跟着我下了楼梯去吃早饭,你妈妈总是叫你,憬珃,你先下去吃早餐,妈妈待会就带姐姐下来,你总是摇头,奶声奶气的说,我等着姐姐一起。后来我才知道你那小小的身躯总是每天自己穿好衣服却不似我还要霸占你的妈妈,那段时间你每天如此,却从不哭闹。

    我想着,这样的妈妈要是只爱我一个人该有多好啊,可是我每天放学回家,都看到她抱着你,你在她怀里笑容满面。每每看到我,你都指着我,姐姐回来了。

    她一看到我,就放下了你,过来接我的书包,我把书包随手一扔,冲着她发脾气,不要你管,走开。她也总不气恼,捡起我的书包就问我想吃什么,你过来牵我的手,一口一个姐姐,姐姐,我却总是甩掉你的手。

    我站在你的病房里,看到你小小的脑袋上一个小圆包,我哭了,我哭为什么你还要醒过来,为什么你的妈妈不是我的妈妈,为什么从来不关心我的爸爸此刻站在你的面前,轻拍着你,还一直轻声昵咛,乖,憬珃。

    我走到你面前,你却只是伸出你那小小的手,摸摸我的脸,你说,姐姐,别哭,我一点都不疼,你别哭。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明明是弟弟,你应该在你妈妈怀里胡乱发脾气,把书包扔在地上,冲着我这个姐姐大喊大叫,胡乱任性,可是你小小的身体却总是安慰着我,姐姐,别哭,我不疼。姐姐,别担心,妈妈会来接我们的。姐姐,别怕,我会救你的。

    好不容易,李憬珃,青春期的你终于有淘气的时候,你爱扯我的马尾,抓了小虫子就往我书包里放,你淘气的那段时间,你妈妈总是追着你满屋子打,尽管我已经开口叫你弟弟,可是我还是很讨厌你。

    我讨厌你从来不生我的气,你六岁那年,我和我同学出门玩耍,你偏要跟来,我伙同我同学戏弄你,我们两人一路小跑,你在后面跟着叫姐姐,姐姐,我们在一个路口拐角趁机上了一辆公交车,就看着你从拐角处出来,看着公交车合上门,你一路追着,我看着你的眼里全是眼泪,听不得你的声音,看口型,是在叫着姐姐,等等我,等等我。

    回到家,你妈妈问我,弟弟是不是和我一同出门了怎么不见他回来

    我一面心虚,一面同她斗嘴,谁是我弟弟他去哪里了关我何事,我自己去玩够了自然就回来了,他不回来最好。

    一直到晚上,你还没回来,你妈妈又是着急又是恼怒,只得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怒气冲冲的回来,打开我的房门,把我从床上揪下来,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发生了什么事,你妈妈就冲了进来,扑在我身上,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五个红印顿时出现在她脸上,她还是护着我,深呼吸着,爸爸在旁边也愣住了,我一把推开她,你这个虚伪的女人,你先向我爸爸告了状,又来护我做什么

    爸爸听了这话,作势上来又要打我,她拦住我爸要落下来的手,红肿着脸,头发乱蓬蓬的,她说,你不要怪李桼,小孩子无论犯什么错,都是因为我这个当妈的没教好。与她有什么关系。

    我抓起身边的书包,冲了就出去,也不顾她在身后的呼喊。

    我出了门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兴许是良心发现,也心许是夜晚的风冻的我无处可去,我踏上了公交车去往了那个你没追上我的路口。

    我走到那拐角处,大声的叫着你的名字,李憬珃,你在哪里李憬珃,你出来啊。回应我的却只有夜晚呼啸的风声。

    我突然意识到,我把你弄丢了,李憬珃。

    我害怕极了,我也不敢回家,我只能蹲在路口的街灯下呜呜的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双手放在我的头顶,你怯生生的开了口,姐姐,是你吗

    我抬头看到你泪痕满面的脸,委屈的小眼神里星光点点,我忍不住抱住了你,弟弟,是我,我是姐姐。

    回家的最后一趟公交车已经没有了,我们两个人坐在路边的公共躺椅上,你头躺在我的肩膀上,你说,你当时没追上我的车,你害怕极了,你又担心我回来找不到你,就站在路口一边哭一边等我,有个小姐姐过来问你怎么了,你记得妈妈曾经告诉过你不要同陌生人讲话,你一边哭一边打她,让她走开。

    眼看天越来越黑,你的眼泪都流干了,街道口传来的狗吠声吓的你瑟瑟发抖,路过的流浪汉让你走开嫌你挡路,你看马路对面一家便利店还开着门营业,你想也没想,就跑了进去。

    万幸的是,那是一对心肠善良的夫妻,她们有个儿子同你一般年纪,你哭哭啼啼的跑进去,一边哭一边发抖,说你同姐姐走丢了。问你家里的电话号码你也不知道,你只背的妈妈原来的手机号码,却不知道妈妈自从搬进我们家,就只用家里的座机了。

    那对夫妻见你可怜,同意让你在这里等姐姐回来接你,你就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店门口,一边张望,一边默默流眼泪,人家送来的小饼干,你也没吃,还使劲握在手上,抵不住疲劳感,你就坐在店门口低着头,睡了过去。

    一直到我来找你,我在街对面大声的叫你的名字,可无奈你在沉沉的睡意里没有听见,还是好心的店家,听到有人找人的声音,出门看我才不过十几岁的年纪,担心是人贩子把你拐了,看你年纪小没有认知能力,又派了人来寻你回去。夫妻两不敢轻易擅动,还以为你在坐着看着,来让你回屋才发现你睡着了。

    她们拍醒你,小心翼翼地问你姐姐今天穿什么衣服,是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你哪里听得进去这些,一听到姐姐,你就跑了出来,也不管红绿灯,就冲到了马路对面,把那对夫妻俩吓坏了,也跟着你跑了过来。

    后来说明白过后,我借了她们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号码,是你妈妈接的,她在电话那头说,没事就好,我就来接你们。

    我们两坐在街边的公共座椅上,我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你握住我的手,姐姐,别担心,妈妈会来接我们的。你摊开另一只手掌,那是三个小熊饼干,都被你的汗沁的黏湿湿的了。你说姐姐,你饿了吗你说这是你给我留的,你没舍得吃。

    后来,你妈妈来接我们。我牵着你的手,自豪的说,我把弟弟找回来了。你在我旁边,冲我使劲的笑。你后来告诉我,那是我第一次叫你弟弟,你好庆幸有一个我这样的姐姐。

    可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会狠狠揍我姐姐一顿,出出气。

    第二天你妈妈照常先来帮我穿衣洗簌,一打开我的房门,我站在门口已经自己穿戴完毕,问她要早餐,她那还有些微红肿的脸上先是愣了愣,然后才不好意思的说这就去厨房给我端出来。我拦住了她,让她先去帮你穿衣洗簌起床。

    我看得出来,你很依赖你的妈妈,却把你的妈妈借给我这样久还没有怨言,你那天心情大好,一个劲的叫妈妈。我一面羡慕着你,一面又讨厌你。

    从我进入高中后,我发现我自己变得不一样了,我有时思维十分活跃,大脑运转特别快,极其兴奋,有时情绪却很低落,经常想哭,逻辑混乱,语言表达能力也十分差,在别人眼里我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实则我内心低沉消极,抑郁痛苦到有轻生的念头。

    我不敢告诉爸爸,我也想像别人那样生活得有声有色,一边发自内心的快乐,一边也能发自内心的悲伤,能和别人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吵,为一些小挫折而沮丧,也能为一些小成功而欣喜。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我的世界里有两个我,我有两个世界,无论是哪一个,都让我痛不欲生。

    你是最早开始发现我的症状的,我在家里一开始是暴躁易怒,因为一件小事,饭桌上,我就摔了饭碗夺门而去,你一边小心翼翼的跟着我,一边和你妈汇报我的情况。

    我在大街上朝你怒吼,李憬珃,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就一个爸爸了,你还要同我抢他的爱,你滚啊,我不想再看到你。

    我看到你眼里的星光慢慢黯淡下来,你低下头像是要哭了。

    我趁机跑开,你抹抹眼泪抬起头时,已经看不到我了。

    你同你妈说,让她有时间就带着我去医院瞧病,自己却偷偷收拾行李,去了乡下奶奶家住。

    高二那年的夏天,我被诊断出有人格障碍问题,患有极严重的抑郁症和狂躁症。

    你妈妈求着爸爸让我休了学,带着我一路去到北京的城市求药。高二那一整年,我都没见你,只在病房里,隔着窗户,你小心翼翼的往里瞧,我一个枕头扔过去,大叫着让你滚。

    后来听说,你一连跳了两级,提早进入了高三的备学状态,你妈妈小心翼翼的同我提起你,也一边瞧着我阴晴不定的神情。

    我神情淡漠,我告诉你妈妈,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孩子,等我死了,你们一家三口一定会幸福的。你妈妈一边哭一边抱着我,说我会长命百岁的,我没有推开她,相反,我好依赖她的怀抱,像妈妈一样。

    在医院观察的那段时间,一开始医生诊断出我为重性抑郁障碍,你妈妈没日没夜的照顾我的饮食起居,还要时时忍受我糟糕的脾气,在药物治疗前期,我突然开始失眠,情绪也更加焦虑,我大半夜把你妈妈吵醒,言语激烈的刺激她,甚至动手打了她,当天晚上,我突然心跳紊乱,一头栽到在床上,把你妈妈吓得直哭。

    你和爸爸赶来时,才得知是误诊了,开的药物出现了副作用,最后确定了我是双向抑郁障碍。

    你坐在我的床上,握住我的手,我仔细看你,才发现,我的弟弟长大了,你的眼睛是透着悠悠绿光的棕色,像极了干枯沙漠里点点的绿洲和萤火。

    你附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姐姐,你别怕,我会救你的,我已经报考了北京一所学校的临床心理学,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会救你的,姐姐,你要加油,等我。

    你一向是极聪明的,小时候你总说长大后要做一个飞行员,翱翔蓝空,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可是你现在竟然为了我,放弃了你多年的梦想,少年时,我曾经弄坏你一个飞机模型,你一个星期没有叫我姐姐。可是现在你竟然在我面前选择折断了你本该飞翔的翅膀。

    我撑起身体,用尽最后一点儿力气,重重的扇了你一巴掌,我指着门的方向,低低的怒吼,滚,我让你滚。我把枕头推到床下,整个人合着被子从床上滚下来,爸爸拉着你往门外走,你的妈妈过来抱着我哭,你一边回头隐忍着一边默默流眼泪,我趴在你妈的肩头上,全身无力,听着自己的声音消失在自己的喉咙里,我让你滚。

    李憬珃,你说是不是我遭到了报应

    我羡慕你有一个爱你懂你的妈妈,羡慕你懂事乐观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更羡慕你得到了我爸爸的爱和支持。

    可是我也讨厌你,讨厌你从来把我这个姐姐当做你的中心,迷失了你自己。

    讨厌你从不为自己着想,却总是万事都向着我。更讨厌你都从未厌恶过我的所作所为,还偏偏庆幸有我这么一个姐姐。你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子。

    我想必定是老天看到我这些行为,才收回了我任性妄为的资本,在重重的惩罚我吧。

    你高三毕业后,时常来我病房外走动,我也懒得在让你滚,我索性坐在窗外,看着那些绿色的小树,想象着它结的果子会不会比我的命苦涩。

    你的妈妈彻底在病房住了下来,让我觉得疑惑的是,爸爸也开始经常往病房跑,和你妈妈一同轮番照顾我,看着我,我疑惑过却没多想过。

    那天你妈妈出门给我打午餐,手机落在我床头,一条短信发过来,我随手翻了翻。几分钟过后,我把手机重重的摔了出去,我拔掉了我手臂上的输液管,刚下了床就重重的摔了一跤,你听到声音跑了进来,我看到你的眼里满满的红血丝,瘦削的下巴上还微微长着一些胡须渣。

    我爸什么时候破产的

    我问你,你却没有答复我。你只是低低的垂着头,想要把我扶上床。我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推开你,却发现我太过虚弱了。最后只能倒在你的怀里。

    后来,在我的要求下,我转到了普通的多人病房,你的妈妈依旧陪护着我,爸爸却没有在来看过我一次,我每日都能看到你双眼的红血丝,却不知道你去干了什么,我开始同病房里的其他病人逗趣开玩笑,也不再随意乱发脾气,我整日整日的徘徊在生与死之间,最后看到你的笑才发觉所有的东西都成了一场空。

    我曾经听人说,我们这种人,有时在天堂,有时在地狱,却从未在人间。

    我不知道我爸破产后的那三年里,你和你妈拖着我是怎么熬下去的,我只是看着你越来越消瘦,你的妈妈眼角爬满了皱纹,她曾经是极美的,整个人一笑起来仿佛周遭的空气都侵染了甜酒。

    我出院那天,你刚刚实习分配到我所在的医院,你妈妈同我一起去探望了我的爸爸。

    我看到探望窗的那边,他穿着灰蓝色的囚服,满头白发,啤酒肚也早已经消失不见,我问他,爸爸,你爱过我吗

    我对他说,我爱你。

    走出大门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感谢他,当年把你和你妈带到我身边。

    你妈妈站在门口,依旧是淡淡的笑着,秋风临近,冬日的寒流也一波一波的侵袭,那风拂起你妈妈的耳发,她顾不得拢上,却朝我亲昵的叫了一声,阿桼。

    兴许是冷风袭骨,秋日的风太过迷眼,我竟朦胧了双眼,只朝她跑过去,拥抱住了她,唤了她一声,妈。

    她只是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一遍一遍的回应我。哎。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曾被世人唤作母爱的东西。

    李憬珃,我突然变得后悔了,后悔太吝啬没能给你更多来自姐姐的关爱,后悔在你的成长道路上给你那么多的伤害,后悔我的叛逆期长的无法无天让你妈日日以泪洗面,后悔我没能好好体谅爸爸生活的艰辛和难言让他迷失了自我。

    在这漫无尽头的日子里,我看尽了人情冷暖,看着你和妈妈为了我奔波劳累,也曾夜夜诘问自己何德何能。

    世俗如斯,你却永远给我最美好的一面,在你的成长道路中,我没有给到你你应该得到的关爱和照顾,反而是让你早早的就背起我这个沉重的负担。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认了这命运,也选择承受它带给我的苦楚。我常听人说“良辰美景奈何天”,现在真真是深刻体会到其中的万分之一的感慨。

    李憬珃,升入高中那年,我很偶然的听到了爸爸和你妈妈的谈话,原是我亲生妈妈在美国重病,她想接我去美国待一段时间   却被我爸爸拒绝了,你妈妈劝我爸爸,说是世上没有哪个妈妈是不爱自己儿女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应该让我去尽尽孝,爸爸却是呵斥她,说她是妇人之见,一顿批评过后才告诉她实情。

    说我的亲生妈妈原来早已经是无力回天,她已经答应爸爸把她所有的股份转让到我名下,前提却是让你在国外呆一辈子,无论哪个国家,终其一生不能回国和我抢夺最后的财产和继承权。

    一番话堵得你妈妈哑口无言。我听到爸爸反问她,现在你还想让李桼去美国吗

    我在寂寞无言的等待中迟迟没有听到你妈妈的回答。半晌,我只听见从房间里传来一声低低的对不起。

    我不知道那是谁说的,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我只知道,从小记事开始,我的妈妈早早的就抛弃了我,让我一个人被人议论是没妈的孩子,让我从没体会到妈妈的温暖和爱意。我原以为她是不爱我的。我原以为她没了我是应该幸福美满的,我原以为她还会有孩子的。

    后来很久了我才知道,当初先出轨的是爸爸,忍受不了的妈妈选择了离婚远走天涯。我的母亲,她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出生,她本就该是孤傲自强的,但同时她也是一个传统不善言辞的女人,她一辈子渴求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我爸爸给不了她的,她宁愿选择不要。

    那天,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转身离开的,我呆呆的,只是想着心事,却没想到脚下不注意,一脚踢到了角落处的花坛上,痛的我惊呼一声。

    听到响动的你妈妈急急的就开了门出来,看到是我,表情从惊讶转变成了复杂。

    她问我,阿桼,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说学校让交校服费,我来找爸爸要零花钱的,结果走得太急踢着了花坛,痛死了。你妈妈的神情突然变了,她直直的弯下腰,就要看看我的脚伤。我忍着剧痛,却只有步步后退。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表情,我就那么看着你的妈妈,两人相互僵持着,最后才听到爸爸在里面唤她进去,让我去找刘秘书拿钱。

    李憬珃,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本来我也应该是自私的,本来我也应该有一个妈妈像你妈妈一样对我百般疼爱,抱我在怀里任我撒娇耍赖。

    可是我失去了这个机会了。

    第二天,你妈妈早早的就来敲我的房门,没经过我的同意,她就进了来,我心情焦躁,让她出去,她却没听,自顾自的就来帮我把衣服鞋子找了出来,拉我起床,要帮我收拾头发。

    我虽是不情愿,却也任由她摆弄我。

    她说,我已经长成大女孩了,以后也不会需要她在帮我做梳洗打扮了,她还说,真想念我小时候,还是个小女孩,晚上总是舍不得让她走,拉着她的衣袖,可怜的小眼神让她怎么也忘不掉。

    说了不知道多久,她才提起,阿桼,你想去美国吗

    我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若无其事的告诉她,我在美国举目无亲,我对我妈妈没有感情,我不会去美国的。

    她问我,昨天在门外,听到了多少。

    我老老实实告诉她,全部。

    她却突然一下跪在了我面前。

    她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她说她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她不能让你远走他乡,她说,她已经让你受了太多的苦了,她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她还向我保证,从此以后她一定同你安安生生的,绝对不抢属于我的任何东西,所有的她都不要,她只要你留下来。

    我突然感觉,李憬珃你可真幸福。有个这么爱你的妈妈。

    你们都留下来了,我呢从前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本该属于我的亲情,都像风似的,离我越来越远。

    你知道吗李憬珃,我的亲生母亲,她后来没有子嗣,却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有再见过我一面。

    你说,我该不该恨你该不该恨你的妈妈你的妈妈抢走了我最爱的爸爸,逼走了我最亲的妈妈。最后还逼我,连我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曾见。

    我曾告诉我自己,我要恨你妈妈,我要讨厌你。可是我却没有做到,我讨厌看到你妈妈小心翼翼的神情,我更讨厌你乐天达观,凡事都逆来顺受的性格。我言辞激烈,任性妄为,却也敏感脆弱。

    我只恨我自己,无法从那名为命运的牢笼里逃脱出来,后来我就生了病,你看,老天都已经惩罚我了,所以,你能不能原谅我。

    我想,我也许可以再次见到我的妈妈了,我能同她一起,快乐无忧的,只顾着这生活的美好,不顾世事的尖锐凌厉,任性的霸占她对我一个人好,把她的爱向全世界炫耀,再也不会没有安全感,再也不怕会被人抛弃。

    李憬珃,你知道吗当我站上这57楼楼顶的时候,我突然体会到了你想翱翔天际的心情。世界广阔如斯,偏偏世人被肢体束缚,如若你想做那飞跃丛林的鸟,让我来生做你的翅膀,与你一同飞行。

    如果可以,李憬珃,请你一定要带着你的诚实坦白,善良真挚,同爱你的爸爸妈妈一起,把这生活过的风生水起,连同带着我的那一份,不留遗憾的去享受这人事美好。

    不要记挂我,也不要再想念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