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武侠修真 -> 赤心巡天

正文 第四十七章 九子镇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姜望是在杜康城的酒曲街,收到朋友的礼物,

    那是一只铁柳木所制的匣子,匣面扣着有“石门李”标识的暗锁,将这暗锁轻轻一推,匣面便已打开。

    里间铺以红绸,绸上躺着一支纤长的龙须箭。

    随箭附纸条一张,字曰——

    “听说你陷落天道深海,难以自拔,恰好我不久前闲着没事,随随便便悟出了一招【定海式】,讲求的就是一个‘镇’字,定心海,镇神意,也不知你用不用得上!”

    “用得上最好,用不上就速速与我忘了。

    “这箭式将来必然是石门秘传,摧城侯府独有,不予外姓!除非……嘿嘿!”

    纸条背面还有字。

    写着——“不要自作多情,痴心妄想。我说的是,除非你给我奶奶跪下敬茶,让她认你做干孙子。谁叫她老人家疼你呢?到时什么嫡传也舍得!”

    重玄胖若是想保密,绝对可以做到半点风声都不漏。同理,他若想要“有可能提供帮助的人”知晓,也可以做到自然而然的“应知尽知”。

    姜望没可能去责怪重玄胜什么,与旧友也许久未见。展信看罢,一时失笑。

    关于临淄的记忆,在这些跳脱的文字里变得鲜活,仿佛跃于纸上。

    当初的“临淄四少”,也是恶名颇彰——当然少不了重玄大爷和谢宝树那时候的推波助澜,暗中宣传。

    “有名重玄胜、李龙川、晏抚、姜望者,譬如人身痼疾,贪婪、风流、奢侈、蛮横,谓以临淄之贼也。”

    他们四个倒是不曾有什么实质性的欺男霸女的事情,但横行临淄,也不曾给谁让过路。那些所谓的“恶少”,都是被他们“点名欺负”、“揪住了揍”的。

    在姜望肩担万钧的年少时期,也曾鲜衣怒马,恣意京城。在晦暗的日子里,有过那样一抹亮色。

    如今回首过往,他这个异乡来的泥腿子,与三位一等一的名门大少同行,从未有过不自在的感受……彼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来,当初那个年轻人的情绪,是被有意无意照顾了的。

    那个名为“姜望”的年少之人,他固执的自尊,在东国首都的繁华里,被妥善地安置了。

    那些被朋友、被可爱的人们珍惜了的情绪,就要这样被天道抹掉吗?

    在昌国走了很久,嗅到过很多种酒香,他都毫无波澜。但此刻读罢这张纸条,他突然很想喝酒——和朋友们一起。

    但非今日。

    该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该是心无挂碍的时候。

    ……

    ……

    鬼面鱼海域的雨,一直没有停下。

    在霸下的磅礴身影被召唤出来之后,雨珠更显清晰,撞甲如碎玉。

    巨龟背上,景国和齐国的青年天骄,冲突在那座钓海楼城所形的坟墓外,在那沉都剑所立的竖碑前。

    杀意冷凝在雨中。

    李龙川生平没有给人踩在脚下的经历,但全身筋骨瘫住,玉面贴着巨龟的甲壳,并不显出羞愤。

    “王坤。”

    他反倒是非常平静地抬眼,看着王坤的眼睛,仿佛他才是居高临下的那个人:“人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一定要想清楚,自己是否能够承担后果。我在开弓之前,就已经预想了最坏的结果,我可以接受所有。如果你也像我一样,确实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就斩下我的头颅。”

    王坤可以说——你先动的手,你先动的杀念,齐国没有理由问责我。

    王坤也相信,中央大景帝国绝对可以庇护他。

    但是他被李龙川这样的眼神逼着,仿佛箭头抵着自己的眼睛。

    他提住军刀,刀锋一次次转向李龙川的咽喉,又一次次被按止。

    李龙川的骄傲着实叫人不快,尤其是自下而上的眼神,高高扬起的下颔,让人很想割坏这张脸,戳瞎这双眼睛。

    明明刀兵加身,却毫无阶下之囚的觉悟和姿态!

    石门李氏,究竟在哪里了不起?

    什么“定海神将”,也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迷界战争都打完了,还去迷界嚣张什么?

    王坤半蹲下来,用刀锋抵住李龙川的脖颈,慢慢用力,直到印出血线:“我明白我在做什么,但是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

    “嗬嗬嗬……”李龙川咧开嘴,鲜血已经染红了牙齿,他确实是没有反抗的力量了,身上的骨头不知道被敲碎了多少根,早就失去知觉。

    霸下之力,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神临修士能当。

    但他笑得仍是十分的灿烂:“我说,你够胆的话,就宰了我。”

    景国的靖海计划,是针对海族的行动,立足于种族大义,天然带有正确的立场。

    齐国没有必须要破坏靖海计划的理由——总不能说,为了避免海上霸权被挑战,所以阻止景国人对海族的布局。

    真要开这样的先例,所有的种族战场都要乱套。人族现有的秩序就直接崩溃了,要进入“无义无理”的乱战时期。

    但如果李龙川死在这里,齐国人的理由就存在了。

    哪怕抛开国家层面,仅仅摧城侯的发疯,就足够成立。

    王坤握刀在手,顿了很久,这一刀最终没有斩下。

    “我不会杀你。”

    他缓缓撤刀,在这个过程里,感受着对一位青年名将的生杀予夺:“你这样的人物,的确不该这么毫不轰烈的死了。”

    “捆起来。”他最后说。

    自有斗厄甲士,将已经无法靠自己起身的李龙川锁住拖走。

    嗒,嗒,嗒。

    雨珠敲在龟甲,将那些岛屿的图形,洗得更加清晰。

    独立在剑碑前,王坤的面容,沉在晦影里。

    本来躁动不安的巨龟,不知何时,已经闭上眼睛。

    ……

    ……

    东边日出西边雨,天涯台上,天气倒好。

    “于此望断天涯”的天涯台,究其历史,其实也就四千年左右,但却已经成为近海群岛最重要的标识,被很多海民视为“文明的尽头”。

    中域第一真人,便于今日降临在此。

    他独身悬立在陡峭的崖壁之外,负手静看着钓龙客的雕像,已经很长一段时间。

    相应的,镇海盟盟主,也在天涯台上,站了很久。

    如今代表大齐帝国驻守决明岛、构筑海疆防线的,仍然是齐九卒中的夏尸军。夏尸统帅祁问,也是在这段驻防的过程里,逐步完成自己对这支天下强军的调整。更代表东莱祁家,重新回到齐国最高的政治舞台。

    不过当今镇海盟盟主,却非祁问,当然更不可能是钓海楼或者旸谷的人。而是朝议大夫叶恨水。

    也是在后来人们才明白,当初他为钓龙客写的那篇祭文,就是齐天子的考核——验证他对近海群岛的战略想法,他的主张,他的分寸。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叶恨水在齐国是宠臣、幸臣般的存在。不过是个为天子写官文的,“空有华丽文笔,而无文人之精神”。

    他的文章写得极佳、字写得极好,天底下没有几个人比得上,效仿者众,一度有成为东域文坛领袖的趋势。

    但也不知从哪天开始,批评他的声音就多了起来。

    或许是他写文章大赞齐天子囚废太子是“古圣皇之行”?

    或许是他写“泥塑佛论”,成为齐天子扫除境内佛教影响的急先锋?

    总之他一度成为“阿谀”、“谄媚”的形容词。

    他的“龙宫苑”文风,“章台柳”字体,也被贬斥为没有风骨、抽掉了脊梁。文人们耻于谈论,以为“卑颜”。

    但是他外放到近海群岛,担当镇海盟盟主一职,正式主持齐国的海外事务——“近海诸事,无不妥贴。里里外外,叫人叹服。”

    朝野上下,多是誉声。

    正如他给平原郡守邢允蹈写的信里所言——“自离都后,声名渐好,而叶恨水无一字一言不同。可见天下盲从者众,众矢之的非为罪,徒醒目耳。”

    在已经有夏尸军屯驻的情况下,齐国还把叶恨水调来,足见对近海群岛的战略重视。当然也有彼时初履帅位的祁问压不住场的问题存在。

    此刻这位镇海盟主,穿着一身竹枝挂影的水墨长衫,立在钓龙客的巨大塑像旁,任海风吹过他的长发,也不作什么言语。

    好像景国在近海群岛骤然展开的一系列行动,根本没有被他察觉,又或是全不看在眼中。

    他亲笔写下的那篇祭文,就刻在碑石之上,立在塑像底座,为“千年之言”。

    笔锋勾画实在漂亮,便是不看文章内容,也如一幅繁华春景。

    楼约静静看了钓龙客的塑像许久,长袍上绣着的猛虎,仿佛因风将出。这时候忽然说道:“钓龙客乃上古人皇后裔,说起来与我大景皇族是同出一脉,有嫡血之情。”

    叶恨水什么也不说。但抬起嘴角,笑了。

    如果要把上古人皇的血脉后裔,全部排列下来,绘成树状的图影。已经死去的轩辕朔,毫无疑问在正中的位置,且是一条直线,从有熊氏到他,纵贯历史。

    那是再清晰不过的血脉传承。

    而号为“人皇贵裔”的大景皇族嘛……必然要在旁边的谱系里寻很久,旁到根本就不应该算进去,眼神不好真不一定找得到。

    当然,姬玉夙作为开启国家体制的第一天子,亦是古往今来最靠近“六合天子”尊位的人,他愿意尊重轩辕之姓氏,追溯上古人皇的血脉,轩辕氏族的族谱,也不会把这样的人物往外赶。

    所以尽管曲折,景国姬姓皇族,还是列名在有熊氏血裔之中。

    只是究竟有多少认可度,看看轩辕朔和景国皇族的关系便知——人家轩辕朔当初可是帮着青帝后裔旸国太祖姞燕秋的。

    若非轩辕朔绝不以上古人皇的名号行事,一开始天天打着上古人皇后裔旗号的姬玉夙,少说也要尴尬三五年。

    至于后来钓海楼与景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也是后来的事情了。而且从始至终钓海楼都保持绝对的独立,也没见危寻什么时候搬出景国圣旨来……

    大概楼约也晓得叶恨水的笑容是什么意思,颇为无趣地转过眸光,落在那篇石刻的祭文上:“叶盟主的文章,写得着实华丽,但用于轩辕朔其人,未免不够厚重——齐人大概也只需要花团锦簇。”

    他看向叶恨水:“如这只做表面工夫的雕塑。”

    叶恨水的模样不似文字漂亮,但也极有气质,面对这并不客气的言语,仍只是淡淡地一笑:“不知景国应天第一家的家主,大罗山的太元真人,是以什么立场同齐国人讲这一句?”

    楼约负手道:“我为上古人皇之血裔不忿,为这靖海的英雄宗门而不平。”

    叶恨水提了提袖子,极平静地道:“需要我为楼真人历数中域大宗兴衰,其中多少景国狠手吗?论起为他人之不忿之不平,天下眺景,非止一日。若要为书,倾海难洗。楼真人是真不知?看来这中域第一真,也不太真。”

    “真或不真,不靠言语。”楼约抬起方阔的眼睛:“叶盟主要试试么?”

    叶恨水笑道:“你要斗杀力,当去寻凶屠。若要争那天下第一真,北有黄弗,齐国也走出了一个姜望。叶某是个摆弄笔杆子的,斗字斗文章,都能奉陪。若要动粗斗武,鄙人说不得只能请笃侯移驾。”

    楼约傲然:“曹皆不过先证道一步,你以为他就能挡我?”

    叶恨水摊了摊手:“人生不是推牌九,不是坐在这里挨个儿比大小。目前看来,海上风波虽巨,叶某勉强定之。阁下若不讲礼,笃侯一人足矣!”

    “叶盟主啊叶盟主,你是个精细人!海疆诸事,的确难不倒你。”楼约微微摇头:“只可惜你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往座椅上看一看,不曾看到根本。这张椅子究竟是什么材质,为何事而立!”

    叶恨水笑道:“楼真人说的是什么位置,指的又是什么根本?”

    楼约看着他:“你可知镇海盟,何以名‘镇海’?”

    “镇平海疆?”叶恨水饶有兴致地反问。

    “不。”楼约说:“是鄙国闾丘丞相所提出的——九子镇海。”

    随着话音落下,他那负在身后的大手,骤然翻转出来,掌心推出混洞一片——

    自那混洞之中,跃出一只只恐怖巨兽。

    或如虎呲牙,或似牛顶角……吼声起伏,震慑天海。

    中央大景帝国,君临天下,属国不止一家。

    景国这些年来,不止是在佑国养龟,而是已经养成中古龙皇之九子血脉!

    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螭吻,皆在其中!

    “此海非近海,我说的是……”楼约补充道:“沧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