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玄幻魔法 -> 卧底有毒:缉拿腹黑boss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凉婵推开了那间小屋的门,木制门上,一些刮擦的痕迹像是被人用纱布打磨过一样。

    屋里的摆设几乎没有变化。

    她径直走到了那间被锁死的小屋前,猛的推了两下,铜锁的是用了那种加密工艺的,很难推开。

    她深吸了一口气,掏出枪,对着那锁砰的一声。

    铜锁掉在地上。

    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

    迎面扑来的尘土的气息,带着经年久月的木制陈腐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不足十见方的小屋里,有一扇紧闭的小窗户,屋外光线隐隐折射进来。

    将她的影子拉的极长。

    小屋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张竹制的书桌。

    桌上放一本咖啡色的皮质笔记本。

    伸手一摸,桌上积了一层浅浅的薄灰。

    凉婵掀开了第一页……

    一张熟悉的照片映入眼帘,周围,男,三十五岁,林市某胸外科医生……完全成熟型的心理变态者。

    下面是一个树形图,最顶端的是周光羽,周光羽下面是周敏敏和他的丈夫,这两个下面还有一些关系图,看上去混乱且又有逻辑性。

    第二页,苏冶,男,二十七岁,京都仁和医院外科医生。

    第三页,第四页……

    一直到最后,这里面所出现的名字,竟然和三分之一,与她破过的案子的犯罪嫌疑人重复。

    “你来的挺快……”

    萧何悄无生息的从后面走了过来。

    他一身黑色的风衣,衬的身材挺拔而修长眼角微微上扬,眼底像寒意,像是冷月照进了千年无波的古井……

    竟让她觉得眼前这人如此陌生。

    他缓缓的上前,从她的手里,将那个笔记本抽了出去。

    浅笑一声,“这东西,我原本只想着留个念想,没以为,现在竟成了把柄……让萧何那傻子把你带回来了!!”

    凉婵警觉的退后一步,声音有几乎有些颤抖,“你……你是谁?”

    他一笑,带着那种邪气的魅惑对他眨眨眼,“你可以叫我……Eric。”

    凉婵不知为何,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却又陌生的眼神,竟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人格分裂,这四个字迅速的出现在了她的大脑里。

    “……萧何呢?”

    她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耳边的发夹,那是一个新型的录音设备。

    进来之前,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你那个录音设备,在我这里是不太管用的,这里又不会有别人,所以,你还是省省,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凉婵听完他说这话,心猛的一落,“你跟踪我?”

    Eric笑了笑,他也不管凉婵手中是否有枪,转身走到外面的小屋里,十分淡定的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能算跟踪呢,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我自己,不要生气,不然那小子会生我气的。”

    “那小子?”

    她瞬间明白过来,那小子是谁。

    凉婵浑身紧绷的身体慢慢松了下来,“那些人是你杀的?”

    “那些?”

    “很多吗?”

    “也还好,那些都是该死的人,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再说了我一般不会亲自动手的!”

    “该死的人?你不会亲自动手,但你去蛊惑他人,这和亲自操刀的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Eric的眼底有什么东西缓缓的漾开,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区别?总有人该为这件事情埋单的。”

    “明明是你在背后操纵这些人,到你嘴里还说的这么轻松,你能要点脸吗?”

    “无所谓你怎么说,你开心就好。”

    “萧远山是你绑架的吗?”

    她缓缓掏出枪,指着他。

    他淡定一笑,“想知道他在哪儿吗?”

    “废话!!”

    “你们不是在查八年前那个药厂的事吗?我现在帮你抓到原凶,你不应该感谢我?”

    “萧远山还活着吗?他可是你亲爹!”

    Eric挑眉,“哦,我做过基因鉴定,他应该不是我爹,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不过这件事情萧何那家伙应该不知道,所以……一直对萧远山还不错!”

    凉婵嘴角抽了抽,怎么感觉这完全像是一场狗血伦理剧,“他不是谁是?”

    “我!”

    那声音传出来的时候,凉婵心下一惊,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陈勇的枪抵在了她的腰上,“放下枪!跟我们走!”

    “你们是一伙的?”

    Eric缓缓的站起身来,“不是,他啊……”

    他声音猛的顿住,目光一凌,望向窗外,质问的瞪着陈勇,“你把警察引来的?”

    陈勇的呼吸一促,声音有了慌乱,“怎么可能是我,是这个警察!”

    他急步上前,关上的窗户,“从后门分开走!”

    陈勇急的脸色苍白,“那这个警察怎么办,杀是她?”

    Eric“按你自己的撤离路线逃走吧,带着她,你会碍很多事的,再说了这里也没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了。”

    “你……”

    陈勇还想再争辩什么,看见他那张冷漠的脸时,终究将话咽了下去。

    他卧薪尝胆这么多年,自己这一生都奉献给了萧氏集团,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他不想让那个他爱了一辈子的女人背上出轨的骂名……

    陈勇将凉婵的枪从地上捡了起来,扔给了Eric,“你自己注意安全!”

    他急步推开了后面的门,却又迅速的关上,“我们被包围了,你还说不是这个警察带来的!!”

    Eric目光深深的看了凉婵一眼,“是你?”

    凉婵深吸了一口气,“我出来的时候,谁都没说!”

    陈勇急了,拿枪对抵在她的额头上,“你胡说,这么多警力,如果不是一开始就筹备好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你自己看!!”

    他一手抵在凉婵的脑袋,连拖带拽的拉着她向窗口走去。

    几辆警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山路上,凉婵一眼就看到了屠夫,还有站在他旁边的程风。

    几十个武警正缓缓向这里靠近。

    不知为何,那种酸涩的感觉,顺着每一根神经末梢开始缓缓移动。

    有红色的激光线瞄了过来,陈勇急了,一把将她拉过来,挡在身前。

    Eric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形,他冷嗤一声,“是他,没想到,他为了抓人,连你都能利用啊!”

    凉婵心里有点堵的慌,被他这样一说,更不是滋味。

    “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

    说完,他走到了屋子的正中央,将那张桌子掀开,地上有一个铁环,他猛的一拉,冷风和水流声从下面传了上来。

    “走!”

    屠夫发现屋子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

    幽深的地下溶洞里,没过膝盖的水,冷的刺骨。

    她被陈勇连拖带拽的向前走着,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凉婵有些麻木,这个种地方,地下溶洞通往的方向几十条,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他的方向。

    “快走!磨蹭什么?”

    陈勇抬手就要拿着枪往她脑袋上砸去。

    却被Eric一把拉住,“我的人,我想杀就杀,想打就打,你……再敢动一下试试!”

    陈勇被他摄人的眼神吓住了,咽了咽口水,“我是你爸!”

    Eric嘴角勾了勾,“爸这个名词在我这里,几乎等同于废物!”

    “你!!”

    “砰!”

    身后传来枪响声,陈勇还没来得及尖叫传倒在了水里,鲜血瞬间喷涌出来。

    “陈勇……”

    Eric几乎本能的接住了他。

    陈勇身上的血溅了他满身都是。

    那子弹是直穿过陈勇的太阳穴而过,几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回旋时间。

    瞬间毙命。

    Eric目光猛的一变,也顾不得其他,拉着凉婵急步向前走云。

    水流声越来越大,越往前走,几乎快的没到腰的位置了。

    她冷的发抖。

    脑子也也跟着不听使唤。

    身后不时传来枪响声,Eric的脸色紧绷着的,握着她的手腕的力气也慢慢变重。

    凉婵本就受了伤,再加了这一路奔波,浑身冷的发抖。

    脚下一滑,一个跟头栽倒在了水底。

    一双冰冷而有力的手,一把将她捞了上来,“快醒醒!!”

    与此同时,只听得一声轰隆隆的闷响,原本坚实的脚下地面出现了松动。

    两人还没站稳,便被湍急的漩涡冲了下去。

    凉婵在冲下去的瞬间,听到了程风的声音。

    随即铺天盖地的水流涌入了她的眼耳口鼻中。

    ……

    黑暗不知过了多久,胸腔被水挤压的生疼。

    她剧烈的咳嗽一声,转醒。

    才发现,她依旧停在一片水流间,往下竟然是瀑布。

    她所入的地方是瀑布上流的一块石头上,因为地势的原因,这里的水流小一些。

    估计正是因为如此,才得捡了一条小命。

    而这块石头很显然并不能承受两人的重力,正慢慢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下沉去。

    凉婵刚刚落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午后的光晕缓缓自天边散开。

    他孤身站在悬崖边上,轰隆的水声,隔绝了一切外界的声音。

    一身的血,看上去狼狈极了,那双细长的眼角却倔强的上扬着。

    他回头,英俊的眉眼里,带着决绝和悲凉,像是山巅孤傲的松柏,在苍凉而又落寞的霞光里,屹立,冷眼看着,一年又一年的寒来暑往。

    Eric目光落在了那道正迅速裂开的石缝里,苍然一笑。

    “小知了,我要你记得,永远记得,有一个人,爱了你很多年。保重。”

    即使我生在黑暗里,也从未放弃过对光明的向往,以后,你自己……保重!

    凉婵的身体猛的一抖,“你是老萧?”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纵身向后一仰……

    身体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坠落下去。

    凉婵在那一瞬间觉得眼前一黑,像是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满眼的火星,整个世界在那一刻忽然安静了。

    停顿了几秒,她声嘶力竭,“老萧,不要!!!”

    天慢慢的阴沉下来,雪来的很快,沸沸扬扬的,落下来便被融在了水里。

    我慢慢的听,雪落下的声音……

    ……

    还记得,当时的风很清,云很美,老房子门外的那颗合欢花开的很浓。

    阳光被叶子割开,细碎的撒落在地上。

    十岁萧何还很瘦弱,像个六七岁的孩子,他站在树下,手里拿着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看见她走来,献宝似得递了过去,“给你吃吧,谢谢你帮我,以后我的好吃的都是你的。”

    那些年少轻狂张扬而明媚的青春,一起闯祸,一起大笑,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的时光,那些一起打架一起翻墙头,一起喝一瓶子汽水的人……那些我们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分开的朋友。

    究竟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

    她趴在那断碎石尽头,看着天空里出现的直升机,看着绳梯之上正焦急的望着她的人。

    泪流满面。

    ……

    萧远山被找到的时候,已经彻底死透了,他身边还放着一封认罪书。

    当年那间药厂,正是他与程砚一起合伙,一个要钱去做自己疯狂的研究,一个野心勃勃,想要做一个称霸一方的商业帝国。

    凉婵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因为协助国际刑警破了第七监狱被烧一案,年底被屠夫给申报了二等功。

    特批了半个月的假期。

    自她出院之后,她便一个人瑟缩在家,谁也不见。

    包括程风。

    她缩在家里的阳台上,打开了地暖,屋里的温度很高。

    电视里忽然弹出一条消息,“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来自M国的??FC投资集团近日宣布一向重大举措,因收购了萧氏集团的所有股权,致使FC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市值超千亿,就在今天上午,FC投资集团总裁程风,宣布将FC公司名下的资产全数投也救市,这一举措并未通过股东大会,让FC集团的股东有所不满,据传其内部正开董事会,决定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罢免程风的职务。而FC程风将会面临M国股东的联名起诉!甚至有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据可靠消息,FC集团将面临破产危机,”

    她还没听完,便接到了沈廷玉的电话,“女人,我听说程老师要回M国了,还是买的单程票,而且他涉嫌经济犯罪,不会是……”

    “什么时候?”

    “什么什么时候?”

    “飞机,他什么时候离开?”

    “好像是半个小时前吧,顾之炎给我打电话告别,我才知道的,你们两个人怎么了?”

    凉婵飞快的挂了沈廷玉的电话,套了件风衣,就冲了出去。

    脑子里不停的回响着电视新闻里的那几句话。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两人一直处于冷战状态。

    机场广播里,一遍又一遍的播报着航班信息。

    她走以串流不息的人群中,看着这些陌生的脸,心越来越慌乱。

    “他买的是单程票,好像不会再回来了……”

    “面临经济犯罪,将会受到制裁……”

    凉婵飞快的穿梭于人群,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时。

    她从未觉得时间如此的漫长。

    直到她听见那个熟悉的航班号已起飞的消息时,整个人像是抽空了一样痴痴的站在安检处。

    “你是在找我吗?”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她惊喜的回过头来,看见程风就站在她几步之外,眉梢眼角带着浅浅笑意。

    一如那年的蔷薇花下,少年赤诚而专注。

    两人于串流的人群中对望,无声却又默契。

    他拎起手里拿的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你最喜欢的??La??Romanee-Conti,我让顾之炎带回来的!”

    她双眼微红,“不喜欢,还不如二锅头!”

    他失笑一声,上前,将她拥入怀中。

    太平年月,他有花草,有诗歌,有茶酒。

    ------题外话------

    完结了,我番外我可能会年后再上传,因为最近状态不太好,所以一直卡壳。

    最近肺炎肆虐,大家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用带有酒精的洗手液,出门戴口罩,最好不要去人流密集的地方。过两天我整理一下,还要写一个完线感言和新文推荐。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