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小说世家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正文 第两百九十四章 诸法岂无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元一天宫那等倒转之势其实还未真正

    出现,但金庭诸位大能却是都感到这是

    极有可能发生的,而且此势一出,就令

    金庭一方的合聚攻势缓顿下来。

    双方的力量交错争逐,彼上此下,现

    在看过去,两边更像是进行着一场拉锯

    战。

    可见即便元一神子的力量发挥到极处

    还没法压过他们,那一株宝莲却是在一

    点点往上增升,虽然其势很缓慢,缓慢

    到几乎无法无法观察到,但诸位大能却

    是能清楚感受到它的变化的。

    而每上升一点,似乎那股阻延之势就

    随之增加少许,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可

    难说到了后面不会真的实现这等事。

    所以必须解决此事。

    可他们需要维持聚合之势,现在是否

    能寻出针对之法,就看张御正身这里的

    结果了。

    张御凝视着前方,在找寻一切可为利

    用的关节,虽然宝莲所聚合的道法因为

    强弱不同,期后不一,当中有漏洞可能

    被他们利用,但只这些还不足以将这东

    西击破,他还需要找到更关键的东西。

    而且他还看不透这东西根本的是什么

    ,不知道根本,那么就无法直击到最关

    键的地方,消除此物也就无从谈起。

    他他意存高渺,拔升感应之力,深入

    观望。

    其实除了在场诸位大能道法外,他还

    在这上面还看到了寰阳道脉的吞夺之道

    ,还有一些是不曾见过的道法,应该是

    来自于以往被消逐的大能。

    只是因为此辈早早被剿灭,所以后续

    变化近乎停滞,而从那些虚影看来,这

    些东西渐渐变化成莲叶的趋势。

    而若无意外,现在所存在的那些道法

    ,则最终将是汇聚成为位于上端一朵花

    苞,居于上,而等花苞完全绽放,那么

    就是诸道相合之时。

    但此事没那么容易,就算那五位元圣

    纯靠自身之能也做不到,所以这里一定

    是靠至上之气,说不定还会消耗此气,

    不过等这宝莲长成之后,说不定能反哺

    .....

    一念至此,他忽然一抬头,并自座上

    站了起来,深深看向那宝莲,他明白那

    五位之用意了,彼辈不仅是在想办法替

    代天道,亦是在想办法替代元空!

    或者,准确的说,以元空为这宝莲哺

    养,从而万法归尽,这宝莲一旦生出,

    至上之气或便自此而出,从此任他们予

    取予求。

    这五位所图谋的原来在此。

    这个想法虽然很美妙,也很宏大,可

    这里面必有反复,正如天道和天序之力

    相互抗衡,没有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此

    辈第一推崇的乃是道争,这应该就是道

    争不胜的替代之法了。

    可是这一点也恰恰就是此辈弱点之所

    在。

    取代元空,试问元空会愿意么?

    此辈俨然站在了元空的对立面。

    也难怪此前元一天宫

    并不让此物暴露

    人前,并且还设法将之收敛,这是为了

    不令元空察觉到,或者就是推迟元空察

    觉的机会,这五位作为如今存在时日最

    长的先天灵精,对元空的了解,当是没

    有人能越过他们,要做到这点想来是可

    以的。

    可若无人意识到这一点还好,一旦被

    人察觉,此意因此映入元空,那么元空

    必会因此醒觉,元不但不会再是丝毫偏

    向他们,而会倒向与之作对的那一方。

    这五位不愧曾经数次倾灭诸有的大能

    ,属实把元空之中的变化摸透了,如今

    既是占了元空的好处,又是钻了元空的

    漏洞。

    这五位长久以来一直拼命针对大混沌

    也是可以理解了,这等跨越久远的谋划

    ,最怕的就是当中出现波折,比如现在

    的暴露,其中就有可能一部分是来自大

    混沌的影响。

    而在弄明白这些之后,又要怎么才能

    利用好这一点?

    他思索了一下,元空若是偏向于他,

    眼下最大的好处,就是所使用至上之气

    损耗较少。

    已经被元一天宫取拿到手的至上之气

    他是没有可能取拿过来的,但是至上之

    气能够做到许多事,并且他能用最小的

    代价去最到以往可能消耗巨大的事情。

    比如现在的至上之气的对抗,若是元

    一天宫被元空所排斥,那么他就能用较

    少一部分进行应对,余下的可以挪到别

    处。

    除了这些,其实还有一条路,那就同

    样不理会元空的偏向,尽可能的去利用

    大混沌,因为元一天宫所行若是被元空

    鄙弃,哪怕他们借用大混沌的力量去与

    之对抗,也至多被元空排挤,却不至于

    因此助长对面。

    如此一来,虽然付出了一些代价,可

    是在与对面的斗战上,大混沌实在好用

    太多了,尤其是对于恒常之道的克制,

    几乎所有道法都可比拟。

    白望道人察觉到了他的想法,笑了一

    笑,道:「若是只选一个,非是我们愿

    意看到的,不如全是拿取如何?」

    张御点头道:「当得如此!」

    纵然利用混沌之事会让元空所厌,可

    是比起对面直接侵占或替代元空之举,

    却是好上太多了。

    他有了判断之后,便见自己所看到的

    还有自己所决定要做之事传告了下去,

    不止是金庭这边的大能,连元一天宫那

    边的大能亦是通传了。

    至于那几位知晓此事之后,会因对那

    五位更为敬畏反而加以配合,还是干脆

    奋起抗争,谁都不知晓。

    但这些人终究也是驻落元空的大能,

    唯得元空之中大部分大能知晓此事,才

    能让元空更快的排斥元一天宫,从而偏

    向于他们。

    在传意出去之后,不过数息之间,他

    便感应到了与方才之同。

    最明显的,是他手中所掌握的至上之

    气开始变得更为顺心遂意,另外还有一

    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而与之相对的

    ,就是元一天宫那里受了一定限碍。

    元一天宫这边,五位元圣快发现了这

    个变化。

    太始元圣道:「道莲暴露于人前,元

    空之斥已然到来。」

    太初元圣亦道:「恒常之道,本是逐

    斥外扰,元空既不遂我之念,我自当取

    太素元圣发声道:「我在于我,而非

    在彼。」

    太极元圣道:「待道莲化成,元空自

    然归我,那时可得脱劫,此时且任他摆

    弄。」

    张御等了一会让之后,对于元空偏向

    的感觉更为强烈了,自身气意运转顺畅

    了少许,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此能在斗战中得多少助益不好说,但

    至少元一天宫是得不到这些了。

    不过现在正要做一件与元空意愿相悖

    之事,那就是将李复原和万匡这两人给

    接引了回来。

    觉霄道人对此事情反应很灵敏,他传

    意言道:「是不是要将那两个被驱逐的

    引了回来?」他一挺胸膛,道:「这等

    事交给我来做便好,道友应该在前面主

    持大局。」

    张御一想,却是同意了。

    觉霄道人不同于别人,乃是邪神的道

    其道法本就是有一部分自大混沌而来

    ,由其接应那两位,却比让他人来做此

    事更为方便。

    而现在场中也的确更需要他。

    他道:「那就有劳道友了。」

    在向觉霄道人关照了几句后,他就重

    新来至前方,随他归回,那命印分身自

    是合入于他气意之内。

    他望向诸人,道:「诸位道友,元一

    天宫依靠那株宝莲映照入了诸般道法,

    或许此刻占据诸多变化,可道法之运转

    ,我辈之感悟,却非其所能尽现。」

    弥祖道人这时心下一动,出声道:「

    此辈得至上之助,演尽万法,敢问道友

    ,我等又当如何胜他?」

    张御对他点了下头,又道:「我辈之

    道不止是自身逐道,更在于问道,自我

    等自修持以来,又有哪一位纯靠自身持

    道,便能修得上乘的?终究要靠同道之

    间相互扶持,相互补益,方有所成,修

    在于己,而道在于众。」

    这点对于原来天夏一方的大能是很容

    易理解的,毕竟他们都在人世间待过,

    只靠一个人故步自封,那是走不远的,

    可说今天能站到这里之人,无一不是曾

    得到过同道的启发和帮助的。

    而就算是那些先天灵精,也是一样赞

    同这里的道理,因为他们同样不拒绝与

    同道交流,唯有这样才得更多补充和启

    发。

    白望道人微笑道:「尽管这宝莲相互

    气意联合在一起,可却彼此分明,在未

    至彼端之前互不相融,而我却能知悉彼

    此之道,只这一点,就胜它许多。」

    张御颔首道:「还有一桩,宝莲映照

    诸道,并不是为了光大诸道,更不会让

    这些道法通向上道,其变化必然无法至

    远,而在场诸位,哪一位不是想一窥大

    道?诸位莫非无有信心胜过一伪物么?」

    元一天宫想要囊尽万法之变,整合诸

    道,替代元空,这想法是不错,有一个

    巨大的缺陷,取代之物到底只是一株宝

    莲,而非是修道之人,不可能如修道人

    一般真正去理解道法,何况在五位那里

    ,能够占据最后之位的只有恒常之道,

    其余皆不入流。

    也是如此,越是往后,道法越不可能

    越过众人去,天生就会被恒常之道所遏

    制。所以并不需畏惧自身道法被侵夺,

    大可以此作为镜鉴,把自己之道看得更

    为透彻。

    他见众人若有所思,又道:「知其根

    理,我等便有法可化。诸位道友,下来

    且贫道一同,破此道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